技能大赛选手成智能制造企业抢手人才,底薪过万,直接升领导!

技能大赛选手成智能制造企业抢手人才,底薪过万,直接升领导!

“这次来的所有选手的专业,与我们的需求岗位都很切合!”广东新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宝电器”)为到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下称“国赛”)选手颁发了“高级技术顾问”聘书,并开出“底薪过万,奖金上不封顶”的优厚待遇。

近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粤港澳大湾区总部和国赛执委会共同主办的“大国工匠湾区行”活动在广州正式启动,11名在大赛中获得优异成绩的选手先后参观了广州、佛山、东莞、深圳的高端制造企业。

选手们的参赛项目都与高端制造紧密相关,在为期三天的走访中,多家企业不约而同地表示,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很需要技术师傅”,用人缺口也不小,甚至有企业向国赛选手们直接颁发聘书。

一方面是企业的求才若渴,另一方面是各地政府对技能人才的政策倾斜,包括开放落户限制、对优秀的技能人才实施奖励等。不过,院校和学生对于看似热闹的招聘市场却较为冷静,从就业角度看,这些毕业生在匹配企业需求、选定就业方向上仍存在不少问题。

企业:对技能人才的需求非常大

在走访中,不少企业都向国赛选手们抛出了绣球。

“只要他们愿意来,我一定接收,名额不限。”

大族激光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族激光”)董事副总经理、首席技术官吕启涛向到访的国赛选手颁发了“荣誉顾问”证书,并向全国各地符合专业需求的职业技术院校发出了邀请。

“激光设备是集光、机、电、软件和工艺于一体的,这五方面的人才我们都非常需要。”吕启涛表示,作为一家以激光技术为核心的高端装备企业,目前急需技能人才。

同样对“智”造人才表现出极大渴求的还有佛山市国星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星光电”)。这家历经半世纪发展的高新技术企业,正持续推动智能化升级。公司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万山坦言,很缺智能制造方面的技能人才,如果选手们能来工作,理论上没有职业发展的天花板,可以直接晋升到公司的领导干部。

国星光电总裁助理、人力资源部部长杨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对技能工人的缺口主要在光电、机械、自动化等领域,每年都会储备和培养500~600人,更看重经历和背景,对学历没有很严格的要求。

10月24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榜单显示制造业复苏明显,人才需求旺盛,其中新进排行的28个职业中,有19个与制造业直接相关,占比67.9%;短缺程度加大的15个职业中,有5个职业与制造业直接相关,占比30%。

近日,58同城招聘研究院联合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发布的《三季度中国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报告》也显示,随着各行各业加快数字化转型,IT行业在蓝领就业市场的旺盛程度位居前列。

实际上,高端制造企业对于技能人才的需求更多是出于数字化转型的需要。

新宝电器人力资源模块助理副总裁谭本乡表示,工业4.0、物联网、云计算都是企业转型升级中的稀缺岗位。

据了解,新宝电器现有技术工人4000余人,大概占总员工数的15%~20%。但谭本乡表示:“我们设想过,技工师傅的人员占比最终达到50%,这与企业规模无关,主要是因为企业在向智能制造转型的过程中,需要很多有技能的师傅负责专业的操作。”

校企合作:以就业为导向

“学校是以就业为导向的,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就培养什么样的学生,毕业生95%以上都直接就业。”东莞技师学院院长刘海光表示,目前学生人数与岗位需求的比例是1:5。

第一财经记者在走访调研中发现,校企合作已经成为企业招聘技能工人的一个重要渠道。

人社部数据也显示,“十三五”期间,全国技工院校累计向社会输送“工匠”约500万名,全部服务生产一线,就业率保持在97%以上。

近年来,全国技工院校数量、年度招生人数、在校生规模均实现稳定增长。截至2019年末,全国共有技工院校2392所,实现全日制招生142.95万人,在校生规模达360.31万人。

但由于出现了院校培养的人才与企业的实际需求并不完全匹配的现象,双方也在不断探索和创新合作模式。

以东莞技师学院为例,一方面,该院校联合德英美加澳等国家和地区知名高校和认证中心建立了“七大培训鉴定中心和三个师资基地”;另一方面,与企业在校内建立“课堂教学+校内‘学习型工厂’培训+企业岗位实习”的德国“双元制”本土化后的新双元培养模式。

德国“双元制”的关键在于受教育者的职业教育在企业与学校之间交替进行。基于对该模式的学习,东莞技师学院与企业合作,开办了“招生即招工、进校即进企”校企双师共同培养的“校企双制”班。目前,学院与56家企业共建了100个校企双制班。

虽然多地都开展了校企合作的模式,但仍远远不能满足企业的需求。东莞市中泰模具股份有限公司在近几年与东莞技师学院展开了合作,总经理刘晓龙直言:“我们每年大概能从东莞技师学院招到10人,这已经算很多了。”

谭本乡在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目前企业技能人才的主要招聘渠道仍然是社会招聘,职业院校的学生相对社会总体人才资源来说还是偏少。此外,新宝电器的技能工人平均年龄约为30岁,用工年龄还是偏大。

事实上,面对热闹的招聘市场,技能人才也有自己的顾虑。

此次走访高端制造企业的11位年轻工匠中,包括1位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的冠军和10位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的选手,其中多人来自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

黄杰是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教师,主要研究新能源汽车智能化技术。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该专业80%的学生可通过校企合作直接就业,目前该学院主要为车企如特斯拉、吉利等,以及电池公司如宁德时代输送后端人才,学生一般从事维修工作。

不过,黄杰也提到一个普遍的现状:“企业对于中专和大专的认可度还是没那么高,晋升空间有限。”

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工业设计技术项目冠军卓嘉鹏来自深圳技师学院,他的师兄师姐们在毕业后多数从事制造业,其中不乏进入腾讯、乐高等企业的优秀学生,但更多的则是在深圳的中小企业里做产品设计。谈起未来的就业方向,卓嘉鹏表示还是会希望能进入大企业工作一段时间。

对于学生而言,学历依旧是求职路上的一道坎。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云计算项目冠军陈新源直言:“如果我们想进大厂,其实还是会存在卡学历的情况,必须要能力非常突出或者再考一个本科学历回来,所以一定会考虑再读书。”

今年才20岁的陈新源已经在各项大赛中斩获了多个奖项,进大厂或许并不困难,但他坦言有时也会觉得有点焦虑:“在企业里,越往上走基础知识越重要,比如数学、物理等,而底下的操作可替代性强,大家都能做。”

大族激光与深圳技师学院一直保持互动合作。吕启涛对该学院的学生表达了肯定:“他们强调动手能力和实践能力,这些学生进入企业后只需要进行简单的培训,很快就能上手。”

同时,吕启涛也表示,技师学院由于时间的限制,老师们无法授予很多理论知识,因此学生在理论知识上稍微欠缺。因此,他也鼓励学生“专升本”,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多城放松入户限制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同时,在技能工人紧缺的背景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技能人才日益关注和重视。

12月18日,国新办举行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壮大高技能人才队伍发布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汤涛表示,“十四五”时期,要促进2亿技能劳动者成为中等收入群体。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司长张立新介绍,“十三五”期间,在优化发展环境方面,已研究制定并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印发了《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从顶层推动全面改善技术工人待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全国多个城市密集推出户籍改革政策,放宽落户门槛,开启了新一轮“抢人大战”。

广州人社局于12月16日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意见的通告,拟放松广州7个区的入户限制。

根据该办法,在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就业或创业,28岁以下,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本科学历或学士学位(单证),或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大专学历,或全日制技师学院预备技师班、高级工班毕业人员,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区域内连续缴纳社会保险满12个月,即可入户广州。

此外,苏州市提出落实租赁房屋常住人口在社区公共户落户政策;福州市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青岛市将进一步放宽放开外来人口落户限制,放宽学历、技能人才落户条件。

不难看出,这些城市的户籍改革政策都大大降低了学历门槛要求,部分城市还提出针对技能人才落户的倾斜政策。此外,有的城市还实施激励办法,重奖优秀技能人才。

根据深圳市出台的《全国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奖励政策》,对各竞赛项目前5名获奖选手(团队双人赛项前3名、三人赛项前2名),授予“全国技术能手”称号。

而根据《2021年深圳市高层次专业人才认定奖励补贴、国家、地方级领军人才、后备级人才认定标准》,近5年,获得“全国技术能手”荣誉称号的技术技能型、复合技能型高技能人才符合地方级领军人才认定标准,奖励金额为200万元人民币。

来源丨第一财经

◆ ◆ ◆
解读《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
抢先布局职校发展方向

◆ ◆ ◆

本文由:聚焦职教 发布于:2021-01-03 15:58:17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