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倡议:工程院院士改称“技术家”?职业院校培养目标改为培养一流的“技术家”?

突发倡议:工程院院士改称“技术家”?职业院校培养目标改为培养一流的“技术家”?

在有科学家,为何没有“技术家”:技术概念的形成与演化 一文中,我从语言学的角度,探讨了为何有“科学家”而没有“技术家”的称谓。而语言说到底是社会文化的反映。
古代的士人,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成名成家。在我国,各行各业都有各式各样的家,比如政治家、科学家、教育家、作家,甚至还有歌唱家、戏剧家,但是却没有听说哪行哪业有被称为“技术家”的。这的确有点奇怪。
说到根儿上,还要归结于上面提到的士人。中国最大的士人要算孔子了,他的名声大到连家也托不起来了,因此,被称为“圣人”。古今中外的士人或者圣人都一样,崇尚智力,鄙视体力。樊迟向孔子问农事,被孔子斥为小人。柏拉图把人分为金银铜铁。天生含金的人命定是统治者,天生含铜铁的人命定是劳役者,不配受教育。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更是赤裸裸宣称:奴隶主奴役奴隶是天经地义的,不但合理而且公正。因此,在他们眼里,编筐织篓、引车卖浆之辈的“技术”,自然难登大雅之堂,更无需说什么成名成家了。
然而,新中国成立后,荡尽“封建糟粕”,工人阶级成为领导阶级。“旧社会”许多不等大雅之堂者,都咸鱼翻身。比如教书的曾经被称为“下九流”,如今也有了“人民教育家”的称呼。演员,过去被称为“戏子”,是一个贬称,如今也被称为歌唱家、戏剧家。但唯独技工,虽然是领导阶级,还被称为“工匠”,至多被称为“大师”,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也只是被授予“大国工匠”,而没资格被称为什么家。比如一个焊接工人,如果他技术一流,会被称为“焊接大师”,而不可能被称为“焊接家”。这也的确有点奇怪。
其实,在英语中,和scientist(科学家)相对应的有一个词technologist (技术专家),而我们伟大的翻译家把这个词翻译成了“技术专家”。为何不直接翻译成“技术家”,非要多出一个“专”字,这也让人费解。
我国最高的学术殿堂,有两大组织,一个是科学院,一个是工程院。与之相对应的两大最高学术荣誉称号分别是科学院院士和工程院院士。前者偏重纯理论,后者偏重实践应用。这有点类似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比如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即便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也仍然只能加入工程院。可是,仍然奇怪的是,两院院士都被称为“科学家”。工程院士既然和科学院士不同,为何不单独被称为“工程家”或者技术家呢?
现在,职教界在搞类型教育,我想能不能从最高学术荣誉下手,建议工程院院士改称为“技术家”?
我知道,这个念头,不光大家觉得好笑,连我自己也觉得荒唐,是万万无法实现的。但是,在教育中,我们能不能提倡让孩子不但要当科学家,还要当“技术家”,并从小向他们普及科学和技术的区别?在这方面,我想只要我们转变观念,是可以做得到的。
特别是在职教界。职业院校能不能不限于培养“大国工匠”,还要勇敢地喊出培养一流的“技术家”?
把培养一流的技术家,当做全国职业院校的共同校训。这是我真实而严肃的想法。
这或许会成为我在两种力量正在“合谋”消灭职业教育 一文中所调侃的“高等职业教育”正在被普通化的一个挡箭牌。

无论您漂泊到何处

这里都是您的灵魂树洞

你“在看”我吗?

本文由:全民职教 发布于:2021-01-04 01:58:05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