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教 | 盘点职业教育2020年:“后疫情时代”需求不止 风口不停

职教 | 盘点职业教育2020年:“后疫情时代”需求不止 风口不停

#小编叨叨叨#
每日一看,不见不散~
文章来源:《大眼看天下》

在当前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每个人都终将会“变身”为终身学习者。因为,没有人能够以一个“确定”的方法去应对众多不确定的变化——尤其是在2020年。

回望2019年,政策利好叠加供需变化,职业教育进入元年。

到了2020年,在政策和疫情的双重作用下,职业教育需求呈现井喷式增长,相关赛道风口不停。

在“后疫情时代”,随着政策的支持、资本的涌入、社会的观念转变,我们不难预见,等待着职业教育赛道的,将是持续的走高和向好。

——————

【风口一】

愈发多元化的泛职教赛道

在过去,中国职业教育体系分为学历与非学历两种。

所谓学历职业教育,就是从中专到大学,非学历则分为职业技能教育和职业考试培训;其中,后者又分为人才招录考试和资格证书考试。

在这个体系下,职业资格、专业技能、学历提升、招录考试……职业教育在不同细分类别的需求特征不尽相同。

不过,随着互联网知识付费商业模式的崛起,有观点认为,职业教育不一定专门针对提升学历和找工作。

但凡能够体现人的成长、增厚人的终身价值的,其实都可以算作职业教育,或是泛职业教育。

正因如此,许多企业正在瞄准泛职业教育这一多元化赛道。

比如正在准备上市的“三节课”,主要面向互联网时代的个人职业发展需求,提供专业技能培训。

同样在准备上市的“得到”,由逻辑思维团队出品,让用户利用碎片化时间获取知识;而专注理财教育的在线平台“长投学堂”,其数百万用户当中70%以上都是女性。

上述这些互联网产品并非传统的教育培训形态,但均在推出之后受到了市场的认可。

且随着产品和平台的成熟,开始逐步走向资本市场,这也被认为是今年职业教育赛道中的重要事件。

如今,学习不再仅仅基于书本、课堂和老师,互联网把职业教育推向了更加宽广的定义之中。

学习能够赋予人客观的判断力、对形势的掌控力以及对目标的行动力,从而帮助人们收获不同维度的技能和素养,这样的正在观念越来越受到认可。

【风口二】

市场政策双向推动高校职教

  

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化,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我国高等教育客观上存在专业设置与社会经济需求不完全相适应的问题,加之近年来宏观经济增速有所放缓等因素,令高校毕业生就业竞争有所加剧。

受疫情影响,2020年就业形势更加严峻,一些毕业生连毕业典礼都没来得及参加,就直接投入了求职大军。

据BOSS直聘发布的2020年春招与秋招趋势报告显示,春招活跃求职的应届生较同比增加56%,但企业招聘需求较同比下降了22%。

到了秋招季,企业需求有所回暖,同比增长4.5%,但由于海外疫情严峻,回国求职的留学生规模数量翻倍。

在“就业难”的大背景下,职业教育培训无疑是提高就业竞争力的有效途径。因此,高校毕业生的不断增加与就业竞争的加剧,为职业教育培训行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今年以来,职业教育需求总体超过去年,尽管疫情导致线下开课较为困难,但“职业教育”相关的线上百度搜索同比增长了9%。

而从人口来看,以往,人口红利淡化了“技能型人才缺口较大”的人力资源结构的矛盾,随着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首次出现下滑,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化,职业教育的重要性逐渐被凸显出来。

从政策方面看,从2014年开始,国家相关机构开始出台政策,强势助推职业教育的发展。

2018年,新的政策又一次落脚在“终身”二字上,意在解决职业教育长期以来的供给不足、层次偏低、缺乏个性化和延伸服务等问题。

2020年,国家职业教育体系逐步完备化,职业教育的规模逐渐向高等教育靠拢。

职业教育之所以能够走向“终身化”,是由各种原因决定的。最核心的,则是当前职业市场新的人群正朝向更加频繁的职业转换以及更加多元的职业趋势发展,这使得专业技能终身学习的窗口期越来越长。

【风口三】

“产教融合”打通数字化人才需求痛点

随着移动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过渡,企业的在线化、数字化转型已刻不容缓。今年的忽如其来的疫情更是成为催化剂,进一步加速了转型过程。

根据《中国企业数字转型指数研究》显示,2019年中国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的平均得分仅为45分,远远低于及格线,而数字化人才的匮乏是重要的掣肘因素。

为了让企业储备充足的数字化人才,可以预料的是,将来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入培训教育这一赛道。

目前,国家层面在不断修改完善《民办教育促进法》,积极引导民营资本进入教育领域,利好政策频出,鼓励社会资本兴办职业教育。

据国家统计局测算,这一市场整体规模可达1800亿至2000亿。

而这一切,无疑为职业教育带来了崭新的机会。

以对年轻人极具吸引力的游戏电竞、影视、动画行业为例,据2019年人社部发布的报告显示,未来五年对电竞人才的需求量近200万人,游戏领域人才缺口则达到了60万人。

面对这样的需求,在供应端,国内约1500家院校开设有数字艺术专业,每年为社会输出10万左右毕业生。

但由于存在教育内容与产业需求脱节的情况,使得学生毕业后很难无缝衔接,即使入职后也缺乏合适的提升渠道。

总体看来,文创产业在人才数量上存在缺口,在质量层面也缺乏具有创新能力的人才。

创新型数字化人才的热门和紧缺,对职业教育产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让更多企业摩拳擦掌,希望涉足其中。

展望2021年、所谓的“后疫情时代”,有关注泛职业教育的投资人这样表示:我们处在一个特别美好的时代,处在中国整个消费品供应链重构、中国整个职业教育被重新定义、中国整个人才价值被重新挖掘的时代。

作为一个真正能够体现“个体价值、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完美组合的良好赛道,职业教育在未来将会迎来更大的机会、更强的发展,并令更多人从中受益。

这不止关乎“风口”,更关乎“终身学习、终身教育”的理念和未来趋势,以及它为社会整体进步带来的积极意义。

联盟名称:中德职业教育产教融合联盟

(Sino-German Alliance of Enterprises and Education)

成立时间:2019年

联盟简介:联盟是由德国政府正式批准并注册的非盈利性组织,由德国行会、应用技术大学、职业院校、企业牵头,联合中国职业院校、在华中德两国企业、科研院所和专业协(学)会等自愿参加的多元化、跨区域、非营利性的产教联合体。

联盟使命:促进中德职业院校和企业之间的产教融合合作

为中德两国产业合作和职业教育发展服务

促进产教融合职业教育项目的实施

联系电话:010-5752 8046

移动电话:18600298198

邮 箱:heidy@de-cn.com

sisi@de-cn.com

本文由:中德职教产教融合联盟 发布于:2021-01-04 12:58:33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