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万硕士跑去送外卖背后:学历正在以惊人速度疯狂贬值

学历贬值,已然成了全球现象。

作者:魏阳

来源:爸爸真棒

ID:babazhenbang

“爸爸真棒”是一个K12原创国际化教育平台

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中西融合教育探索

有没有发现,就像你辛苦挣来的钞票,购买力大不如从前;辛苦读来的学位,也正在贬值?

学历贬值、或者叫学历膨胀,是一个全球现象。

世界范围内的学历“通货膨胀”
以欧美世界为例,本来高中毕业生就可以做的职业:比如工地监工,贷款经理,保险业务员,办公室助理,现在需要本科文凭。
以前只需要本科学位的职业,比如政府部门主任,大学辅导员,旅游景点导游,现在需要硕士学位。
以前只需要硕士学位的工作,比如实验室助理,社区大学讲师,现在需要博士学位。
而以前需要博士学位的工作,比如大学教授,现在需要博士后的研究资历。
中国情况也一样。深圳南山区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有哈佛博士学位,而清北学霸则成了一线城市小学的标配。听说,700万外卖小哥里,硕士生占比1%,7万人。

三十年前,中专生都算国家干部,可以在单位当领导。现在研究生只能算入门,至少要个名校博士,才算是有拿得出手。
中科院院士崔向群说,现在的研究生和以前的中专生、大专生没什么区别。
学历膨胀,在美国总统中最明显。
美国建国初的十多位总统,没有任何高等教育经历。乔治华盛顿没有大学学位,林肯总共只受过一年正规教育。
过去一百年中,美国总统不仅要大学毕业,而且得有研究生学位。威尔逊有博士学位;肯尼迪、小布什、特朗普有商学院的硕士学位;罗斯福、尼克松、福特、克林顿、奥巴马,还有现任美国总统拜登,都拥有法学博士学位。连拜登的老婆,都是教育学博士。

▲ 连“网红”特朗普都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
没个研究生学历,你都不好意思竞选美国总统。
对领导人的学历要求,在东方古国也是一样。这里不多说,大家自己脑补一下几代领导人的学历就知道,和美国没有差别。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backhand_index_pointing_right:首先,当然是社会总体教育水平的提高。
八十年代每年只有100万人参加高考,而到了2019年,高考人数超过一千万。1986年中国大学总共只录取了57万考生。而在2019年,大学毕业人数高达830万。

▲ 1949-2019年全国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和毛入学率,数据来源:教育部
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在中国和欧美,都在显著提高。学位供给的大幅增加,必然会造成学历的贬值。
这其实是一个好现象,因为结果是教育的普及和社会的专业化。社会发展的标志,是职业的专业化水平。
医院给你看病的医生,几十年前好多赤脚医生,现在好多名校的研究生,是不是觉得放心了许多? 中学老师,几十年前都是中专学历,现在都是本科或者研究生学历,当然能感受到区别。
所以,学历贬值的结果,是整个社会享受到了专业化的红利。是社会发展的标志。

另一方面,根据一般经济学原理,学历贬值和货币贬值一样,是因为供给和需求的不平衡。用俗话说,就是狼多肉少。
职位空缺也就那么几个,应聘的人一大堆。总要找个合理的由头把你给淘汰掉吧。学历就成了最好的筛选借口。结果水涨船高,街道办事处主任需要哈佛大学博士学历,清北学霸成了深圳小学老师,连个办公室打字倒水的文员都要985本科学历。
这说明社会就业,正在变得越来越难。阶层上升的通道,正在变得狭窄。
所谓内卷,就是说当投入越来越多时,产出却越来越少。资源投入越来越多,效率却越来越低,虽然总量在增长,社会发展却出现停滞的苗头,出现了 “没有发展的增长”。
显然,很多职位是根本不需要高学历的。用人单位越来越高的学历要求,只能说明竞争加剧,没有更好的借口淘汰掉这么多应聘者。

:backhand_index_pointing_right:此外,中国和欧美的大学,都在顺应这个学历贬值的时代要求。
大学为这个大趋势推波助澜,不断生产社会并不需要的高学历“人才”。因为,大学的需求,和社会的需求并不一致。
大学只有不断扩张,才能从政府和社会拿到更多的资源,才能做大做强,培养更多学生,扩大自身的影响。
不断扩招,不断建立新的学院,让教研室主任变成系主任,让系主任变成院长,符合大学的利益。高等教育的扩张,是大学的内在需求。
学生毕业后能不能找到工作,并不是大学的核心利益诉求。换句话说,大学更像是公司,是教育服务的提供方。
学生是客户,是服务的购买方。客户在完成购买之后,边际效益如何,性价比够不够高,不是卖方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只要有机会,大学都会拼命扩大产能。毕竟,你不扩招,其他大学也会扩招。你不吃这口肥肉,自然有其他高校来吃。一两所高校精简机构和减少招生的决定,无法改变学历膨胀的大趋势。

▲ 美国加州大学新生录取逐年上涨
另一方面,由于学历有着标志社会地位的功能,就算在学校里啥也没学到,毕业生一般不会自毁门面。因为砸学校的牌子,就是砸自己的招牌。所以,一旦教育服务的交易完成,买方和卖方的利益,就神奇的被绑定在一起了。
与一般生意不同,就算文凭注水严重,大学不用太担心顾客会留差评。毕竟,只要不是太烂的学校,学生毕业后大都会如游子看慈母一般深情回望母校。
对于教育的购买方,学生和家长来说,被迫购买性价比越来越低的学历,却是不得以而为之的事情。在一个内卷的社会中,虽然不断扩大的投入,只能带来微弱的边际增长。但问题是,如果一旦放弃投入,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因为社会的出路,正在变得越来越狭窄。
有学历,未必成功。没有学历,肯定死路一条。
你敢拿孩子的未来开玩笑吗?
这就是为什么无论中美,大学都在培养太多社会根本不需要的硕士和博士。结果,大量的人文科学和基础自然学科的博士,在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

每一个大学职位空缺,至少会有数百个博士寄来简历。同时,能找到工作的博士也发现,由于供给过剩,竞争激烈,高学历拥有者的实际收入,并没有提高,甚至有所下降。
这让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读博士是在浪费时间。

▲ 在知乎上,关于读博是否值得,是否浪费时间的讨论非常多
:backhand_index_pointing_right:最后一个原因,是整个舆论导向的变化。
社会的价值取向和对学历的高要求,正在形成正反馈。用俗话说,就是上行下效,楚王好小腰。
数十年前,当社会还在向贫下中农学习的年代,学历并不是荣誉。那时,象牙塔里的书虫,手上腿上没沾过点脏泥,似乎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而改开数十年后,风向剧烈转向,我国公职人员学历水平大幅提高。简历中的硕士博士学位,已经屡见不鲜。
对风向最为敏感的商人群体,也开始纷纷为获取高等学位而奔走,不惜花费重金。2018年X东大佬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性侵风波,就始于该大佬去美国读DBA(工商管理博士学位)的旅程。
事后据媒体报道,美国这些DBA学位项目,乃是专门为中国富豪打造,课程注水严重,学费却极为高昂。

可见,中国985大学的博士头衔,已经不再是精英阶层的爱马仕。要想与土豪区别开,还得是漂亮国的烫金文凭。
总之,社会竞争的加剧,上升通道的狭窄,舆论导向的转向,以及大学的内在利益需求,让学历膨胀的趋势在短期内很难逆转。

如何应对学历贬值?

学历贬值的全球趋势,对于个人来说,可能意味着以下几点。
首先,大学本科学历,正在从过去的奢侈品,变成现在的刚需。无论从事什么职业,一个过硬的本科学历,是入门级别。
同时,耗时耗力的博士学历,并不适合所有人。在读博之前,建议对于学科现状和就业前景,做一个深入的了解,然后再做决定。
对于读博的机会成本(就是因为读博士而失去的其他职业机会),要做一个合理的估计。千万不要高估自己对于某一学科的兴趣。
要知道,一旦兴趣变成职业,结果很可能是兴趣的死亡。对于众多普通人来说,职业的选择,和个人的兴趣,多数时候并不是一回事,千万不能混淆。
短期的硕士课程,如果有助于就业,应多加考虑。事实上,美国从80年代以来,硕士学位的人均持有比例,是增长最快的。另外,有靠谱就职培训的大公司,也是职业教育的一种性价比较高的选择。

最终,学历只是一个通往理想生活的入场券。真正的成就,只能来自于真实社会中的历练和积累——无论这个社会有多么内卷。

◇ 责任编辑:华小妹 微信(xinjuece)

本文由:世界华人周刊 发布于:2021-02-23 20:58:09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