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人家漂亮国的“现代大职业教育体系”,悚!牛…!

看看人家漂亮国的“现代大职业教育体系”,悚!牛…!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漂亮国并不漂亮,因为它美而不雅,不君子,对我们极不友善。

我们和它相距万里,远隔重洋,为何它会对我们不友善呢?是因为我们国力上升太猛,危及其江湖老大地位。这个老大心眼太小,想卡我们的脖子,想把我们这个未来老大掐死在摇篮之中。

不过,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我们和漂亮国还是有差距的,有些方面还有不少的差距,比如高科技,比如教育。我们职教界天天喊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喊了几十年数百年了,可现在还没建成。人家漂亮国呢,早建成了。而且大得出奇,大得超出我们的想象,大得让我们流汗。

先从它的高等教育说起吧。美国有近200所研究型大学(博士学位权)(28%),600所“综合大学和学院”(硕士学位权)(27%),600所“文理学院”(5%),1400所社区学院(37%),以及诸如神学、商业、技术、教学、医疗、艺术等领域的特色专门院校(4%)。(历史数据)

从字面看,漂亮国有高职吗,好像没有。实际上有吗,当然有啊。我们就常把它的社区学院看作“高职”。什么是社区学院呢?社区学院其实是一个大卖场,有升学的,有就业的;有成人,有适龄青年;有全日制,有业余;有教育,有培训;有学历证书,有资格证书。社区学院又称两年制学院。我们创办“新高职”时,曾倡导过两年制,可能“灵感”就来源此。

漂亮国的社区学院学生毕业后可授予副学士学位。请注意我这里用了一个“可”,也就是说,有授予的,有不授予的。从总体来看,美国大学生学位授予率大概在50%左右,越好的学校授予率越高,不好的学校有的仅百分之二三十,甚至更低。社区学院大部分学生直接就业,只获得职业资格证书。我们曾一直嚷嚷着为高职增设副学士学位。可能“灵感”也来源于此。假若说增设这个学位的目的,是为了冲抵高职文凭贬值,增加一个竞争性因素,我是赞成的。就像漂亮国那样把副学士的获得率控制在一定范围吧,比如30%以内,只有优秀学生才能获得。但是,我们做得到吗?我估计,只要这个学位一出笼,就会成为各大评比项目的一个“硬性指标”,然后,高职院校为了证明自己教育的高质量,很快就会把学位率提高到100%。这样。除了将学生的毕业文凭从(1+X)追加到“1+X+1”外,除了增加师生的劳务负担外,除了浪费一些纸张外,还能有什么实际价值呢?

按照我们的价值,漂亮国的高职不只是社区学院。在综合性大学,在顶尖的研究型大学同样存在。美国的研究生院分文理研究生院和专业研究生院。文理研究生院授予学术硕博,专业研究生院授予专业硕博。我们的专业学位的“灵感”,大概也来源于此。而专业(profession)的另一种翻译就是“职业”。专业研究生院就是职业研究生院,专业硕士专业博士就是职业硕士职业博士。学术学位难道就不是职业教育了吗?当然不是。学术学位只不过培养的是“学术职业”人才。

再看看它的中等教育阶段。其实,从历史而言,职业教育和中等教育原本就是同义词。可人家漂亮国独立的中职很少,其主体是“综合中学”,像大学一样,将职业教育融合其中。正因为如此,在主要国家中,它被认为是唯一的教育单轨制国家。我们早在百年前,就尝试过“综合中学”。1922年的壬戌学制所奠定的“职业教育制度”,就是以综合中学为主体。可能这一体制过于超前了,在凋敝的国计民生、文盲半文盲的教育环境和民族存亡的战争硝烟中,很快便夭折了。

综上观之,在漂亮国,职业教育和教育几乎就是一条重合的直线。几乎所有的学校既是普通学校,也是职业学校。这是地地道道的大职业教育体系,全世界的巨无霸。也就是说,它没有一个单独的职业教育系统。非但如此,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它连“职业教育”这个名称也抛弃了,而改叫“生涯与技术教育”(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有的为了迎合国内“需要”,也把它翻译成“职业与技术教育”。其实,这是一个“误读”。生涯与职业不同之处,它强调技术教育是一个人的终生过程,蕴含在各级各类所有层次的学校之中。

我们职教界一直孜孜以求要建立一个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目的之一就是为可以和普通教育分庭抗礼平起平坐。按照这个体系的规划要把所有的所谓应用型高校和专业学位包括在内。有人认为,如果把应用型院校和专业包括之内,所谓的职业教育可能就达到了80%以上,而如果把所有的专业学位包括在内,就几乎是90%以上了,因为几乎所有的高校,包括头部985都有专业学位,而且专业学位占了大部分,有的专业甚至完全取消了学术学位。既然如此,何必要给普通教育留那么一块“飞地”呢?何不像干脆像漂亮国那样来一条“重合的直线”呢?

其实,与漂亮国相比,从教育元素来看,我们一样不少,只是“篮子”不同而已。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几乎就可以在一夜之间建成和漂亮国一样的现代大职业教育体系。但是,如果这样,说得积极些,是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终于可以握手言和了;说点壮烈些,就是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同归于尽”了——可以说是职业教育被普通教育消灭了,也可以说是普通教育被职业教育消灭了。总之是天下大同,美美与共了。

我们为何孜孜以求要建立一个平起平坐的分裂体系呢?就是我们职教界一直觉得被冷落被忽视被歧视。其实,职业教育的焦虑是我们这个时代整体焦虑的一部分。漂亮国的大职业教育体系里难道就没有焦虑了吗?有,当然有。钱钟书先生曾说:我没在忘记他们是人类,只是人类,具有无毛两足动物的基本根性。漂亮国的人,当然也是人。既然是人,就免不了钱先生所言的根性。只过不漂亮国以实用主义立国,是一个赤裸裸讲利益的国家,它把绝大部分的联邦科研资助,都投入到头部的研究型大学。它认为科研是少数人的事业,而一般院校,只需安心做好教学,服务职业需要就好了。显然,它这样做是自认为最符合它的整体利益。不过,漂亮国的高校的经费来源是多样化的,谁若愿意内卷,就只能自求多福了。但要讲“同等重要”,绝对没有那回事。

我们建一个漂亮国那样的大职业教育体系就能结束职业院校的整体焦虑吗?当然不能。类型归类型,层次仍然是层次。就像住在一个小区的富人和穷人,换一个小区去住,富人照样是富人,穷人照样是穷人。

难道就没有一点好处吗?当然有啊。至少可以结束围绕着诸如“什么是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如何才能和普通教育平起平坐”“如何才能不被歧视”等的学术讨论,可以因此少办多少论坛,少搞多少项目,少发表多少论文,并因此少浪费多少纸张。

我们和漂亮国刚刚发布了关于气候问题的联合宣言。为世界所称许。

因此,如果建成像漂亮国那样的大职业教育体系,至少,可以为碳中和做一点贡献。

本文由:全民职教 发布于:2021-11-22 09:04:41 阅读原文->

相关文章